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法制

陷入传销?巴中22岁女孩失联 留下一堆谜团

【2019年09月02日 09:13:34】【来源:成都商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寻人启事

  何昭君:女,1996年出生,现年22岁

  身高161cm,体型微胖,120斤左右

  最后一次在监控中,她扎马尾,身穿白T恤,一条背带牛仔裙,脚穿黑色帆布鞋

  家人联系电话:

  15681664331 18289354498

  “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进了个传销,我男朋友就是里面的!”这是22岁的四川巴中女孩何昭君和同学8月24日的对话。从今年6月20日开始,何昭君以手机坏了为由,多次向家里和同学借钱。就在几天前,她电话关机,微信拉黑了家里所有人。

  姐姐何朝仪8月26日晚10点31分和她最后视频通话时,发现妹妹眼睛几次望向左上角,似乎是在给她释放求救信号。“我怀疑妹妹旁边有人。”随后,视频突然中断。

  妹妹何昭君QQ空间的最后一条动态,停留在8月24日凌晨3点:“我想我应该走了……”8月26日7时51分在微信朋友圈的最后一条动态则是:对不起……

  家人如今想起这些话十分后怕,开始寻找她并报警。警方发现,何昭君的微信8月26日下午5点02分曾在成都犀浦润扬·双铁广场7栋负一楼监控室外登录。此后,她便再无任何消息……

  谜团 1

  进了传销?

  她给同学和家人的信息大相径庭

  8月30日晚,何朝仪告诉记者,妹妹就读于重庆艺术工程职业学院,今年毕业。6月20日,她从巴中老家坐火车到重庆,准备第二天领毕业证。而家人后来才知道,妹妹毕业那天,并没有和同学们一起吃“散伙饭”。据何昭君的同学说,“拿毕业证那天,觉得她没以前那么活泼了,打电话叫她吃饭也没去。”那天,有同学在QQ上问她去哪儿时,她发了一个重庆西站的定位给同学,说要坐车到成都找姐姐。

  而何昭君给家里传达的信息则与此大相径庭。她告诉家人,她将和同学一起在重庆找工作,“做客服,一个月实习工资2500元,转正后可能有3000元。”而在近两个月里,她的表现都让家人觉得很反常,“前前后后几次以手机坏了为由,向家里要了6000多元。”家人后来询问同学还得知,“期间她还向同学借钱,但同学都没有借给她。”

  同时,让姐姐何朝仪觉得可疑的是,两个月里,妹妹始终不肯透露她在重庆的地址。就连她说要去重庆看她时,何昭君都以工作加班为由,搪塞了过去。
 

  谜团 2

  有人监视?

  拉黑亲人,视频通话时朝左上角看

  更奇怪的是,8月26日上午,妹妹把所有亲人的微信都拉黑了。何朝仪说:“当时我们给她发消息发不出去,打她电话也是关机。”后来陆陆续续就有亲戚说,“妹妹把他们也拉黑了。”

  后来,何朝仪抱着试一试的心态,通过验证消息给妹妹发了“爷爷出事了”。不到一分钟,妹妹就通过了她的微信,“还着急地问爷爷怎么了。”马上,何朝仪就给妹妹打了视频电话。

  视频中,妹妹在一个房间里,她立马问妹妹为什么要拉黑大家。妹妹告知,不是她拉黑的,当何朝仪再次询问是谁拉黑的时候,妹妹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很无奈地说:“是朋友的男朋友拉黑的。”

  何朝仪更疑惑了,“朋友的男朋友怎么可以用你的手机,看你的个人信息?还把家人拉黑?”她一边说着,一边就看到妹妹在那边一直很无助地朝左上角看,“好像是旁边有人在监视着她,又好像有人在给她说着什么。”她立马就问妹妹房间里是不是还有人?就在她准备继续追问时 ,视频通话中断了。“在那样的情况下视频怎么会这么中断?”何朝仪怀疑,视频是被人强制中断的。

  而当她再想打过去时,她发现自己又被拉黑了。之后,妹妹的电话打不通,微信也联系不上。何朝仪当时就有强烈的预感,妹妹是不是遇到危险了?她立马联系了在外地的弟弟,因为妹妹曾用弟弟的手机登录QQ打游戏,所以,弟弟顺利登上了何昭君的QQ。

  谜团 3

  求救信息?

  曾在QQ上找同学问地址

  何朝仪在QQ上查看了妹妹与其他人的聊天记录后才发现,妹妹是真的遇到危险了。

  据何朝仪回忆,他们在聊天记录里发现,8月24日下午,妹妹曾向一个朋友方艳(音)发出信息:“我跟你说实话吧,我进了个传销,我男朋友他就是里面的!”聊天快结束时,她还提醒对方,“等会你把聊天记录都删了,我要离开了,我也要删。”在聊天的最后,她还说道:你懂不懂空手套白狼的道理。随后,方艳再次发消息过去,何昭君就再没回复。

  何朝仪说,不仅如此,在翻看聊天记录时,她们还发现,妹妹还主动问同学,“你家地址在哪?我有个东西要寄过来,你再给我邮过来,好处少不了你的。”这几句奇怪的话,她怀疑是妹妹在向同学发出求救信号。8月24日凌晨3点,何昭君在QQ动态里写道:我想我应该走了……8月26日7时51分,她又在微信朋友圈写道:对不起……

  这也是她失联前的最后一个动态。
 

  寻人进展

  报警寻人,发现其微信曾在犀浦地铁站附近登录

  随后,何朝仪便报了警。8月30日,她从成都犀浦派出所得知,妹妹在8月24日那天,共买过两趟火车票,一趟从成都到重庆,一趟是从重庆到成都,24日晚,她搭乘下午6点25分~8点30分的D2255次列车从重庆到成都东站。东站监控显示,下火车后,她曾在地铁站内等了一会儿,随后便有一位穿粉色衣服的男子前来接她,还帮她背起了书包,当晚9点06分登上开往犀浦方向的地铁2号线。通过地图搜索得知,从成都东站到犀浦大概需要54分钟。当晚10点,两人下地铁,地铁内的监控显示,何昭君在10点03分33秒从地铁A1口出地铁站,并向左拐。但因左拐后的区域无天网覆盖,之后她便不知去向。

  8月29日,警方发现何昭君的微信曾于8月26日下午5点02分在犀浦润扬·双铁广场7栋负一楼监控室外登录,此地离犀浦地铁站不到一公里。犀浦警方之后带着何朝仪前去该地调查了解情况,可惜,在看了5小时监控后,都没发现何昭君的身影。

  何朝仪说,妹妹性格内向、单纯善良,“她有男朋友的事情,家里人也未曾听她提起。”更没想过会卷入传销。何朝仪说,家里快80岁的爷爷知道这件事情后,每天痛哭流涕,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现在全家人都很着急。

  一家人现在非常担心何昭君的人身安全。何朝仪说:“可能现在对方已经完全控制了她的人身自由,切断了她所有的通讯方式,不知道她现在有没有出事。”

  8月31日,何朝仪到成都郫都区同当地警方一起寻找,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何朝仪一家也希望通过大家的力量,一起寻找妹妹何昭君,并发出了寻人启事。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章玲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9 BZXHW.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