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城市杂志

老屋石磨

【2015年07月15日 11:52:48】【来源:巴中日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王继和

不久前,我在老屋的宅基地里,发现了我家使用了几十年的一盘小石磨。石磨静静地躺在草丛中,好像一位饱经沧桑、风烛残年的老人,在倾听风雨关于岁月的述说。望着被杂草包围的石磨,穿越时空,我不禁想起了我长眠于九泉之下的母亲。

我的老家位于通江南部的一座小山尖山坪。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是远近闻名的穷山村。在这山高水缺,石多土少的贫瘠土地上,人们只能过着杂粮当家稀饭糊口的艰难日子。这里的人都会精打细算,为了能让“稀饭”细水长流,他们常常把包谷、豌豆、高粱等杂粮磨成面来熬制“抹胡子”。这样,家家户户便有了必不可少的石磨。

我家的石磨就安放在灶屋的一个角落里,母亲说这样便于她使用。这盘石磨是母亲请山上最好的石匠双大爷打造的。母亲特别爱惜这盘石磨,每天用了以后,总是打扫得干干净净,然后再用斗笠把它罩住。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着,母亲天天推磨煮饭,我们顿顿喝着“抹胡子”,仿佛漫长的日子都是在轰轰的磨声和呼呼的喝饭声中度过的。有时看见母亲推磨时那吃力的样子,也想去帮她一把。可是,每次母亲总是以各种理由拒绝我们。其实我完全明白,这就是母亲对我们的爱啊!

记得一个初秋的深夜,一阵急促的咳嗽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透过墙壁的缝隙向有灯光的地方望去,昏黄的油灯勾勒出了母亲吃力推磨的剪影。这时,不由多想,我就径直向灶屋走去,我要去帮我的母亲。当我刚刚把手放到磨柄上的时候,就被母亲发觉了。她先是一愣,然后略带责备地问道:“这么晚了咋还不睡觉?”接着她又无不心痛地说,“快去睡觉,明早好去上学!——我都磨完了,去吧!”我悻悻地点了点头,正准备去睡觉的时候,母亲不小心把一盆粮食弄翻在地上。这时,我突然发现,母亲不是在磨面,而是在用稻谷舂米。

我刚好躺在床上,远处就传来了几声公鸡的打鸣声。我很久不能入睡,母亲忙于一家人生计的身影总是挥之不去。此时,我暗下决心,我要好好念书,以后有了出息,好好报答我的母亲。

第二天放了午学,我急忙跑回家去拿碗舀只有盐味的“抹胡子”。可是,母亲非要等我们五姊妹到齐以后才开饭。等我们都到齐了后,母亲很严肃地告诉我们吃饭不要跑到外边去,而且再三叮嘱我们不要对外人说我们吃的是白米干饭。我一听要吃白米干饭,一边使劲地点头,一边用手背擦拭不断流出的口水。一碗碗米饭倒进了肚里,算是解了我们一时之馋。饭后,我和弟弟都挺着青筋蹦起的罗汉肚,一溜烟地向学校跑去。

事情也真巧,当天晚上我们在院坝乘凉的时候,就有人在骂偷生产队稻谷的人。听他们说,是头天晚上有人把刚成熟的稻谷捋了好多好多。他们有人向队长建议搜家,有人在赌咒发誓,有人建议夜间巡逻……一时间,整个院子里充斥着恐怖的气氛,让人心惊肉跳。其实,这个时候,哪个是偷盗集体稻谷的“贼”,我心里已经有数。但是,我又不愿意把“母亲”和“贼”联系起来。我想,如果这事就是我母亲干的,那也只是她为了救活一家人的性命的无赖之举,绝不是她的本质使然。不然,一向本分、善良、朴实、勤劳的母亲,怎么会做出与她灵魂相悖的事情呢?望着朗朗星空,我思绪万般。我向着苍天许下了一个宏愿:不报答母亲养育之恩,天诛地灭!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去了离家30多里的中学读初中。又过了三年,我到了离家更远的县城中学念高中。在我离家读书的这几年时间里,家里的境况并没有得到好转。而母亲虽然老了许多,而且身体每况愈下,但是,还要从事推磨、煮饭、养猪、喂牛这些繁重的劳动。在这段时间里,我只有寒暑假才能帮助母亲做点事。这时候,母亲再也不阻拦我帮她推磨,而是主动叫我给她搭个手。是啊,要让足足一百多斤的石磨转起来,对于一个体弱多病的老妪而言,是多么的不容易啊!再后来,我参加工作了,就再也抽不出时间帮母亲推磨了。从此,与母亲相伴几十年磐石般的石磨渐渐成了压在她身上的大山,直到改革开放后,母亲才被“解放”出来。可惜,没有过上几天好日子,母亲就撒手人寰了。

又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我虽然定居山城重庆,过着儿孙绕膝衣食无忧的晚年生活,但是,每当我脚踩故土,看到故乡人是物非的景象时,心中就会涌起阵阵酸楚。尤其是那不复存在的老屋,那曾经与我一家人性命相关而现在却长满苔藓的石磨……更让我回肠荡气,思绪绵绵。

这天当我清理好石磨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一抹夕阳一泻无余地洒在尖山坪的大地上,把晚春的山村装点得格外美丽多彩。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我在石磨顶端的圆盘里,深深地刻下了四个字:“没齿难忘”。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6 BZXHW.COM & BZXUN.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2014064号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投稿信箱:XHW_BZ@163.COM 4212339@QQ.COM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