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滚动快讯

孕妇在诊所手术台上死亡 歪医生锁门逃跑(图)

【2013年06月14日 14:35:30】【来源:四川在线-华西都市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孕妇在诊所手术台上死亡 歪医生锁门逃跑(图)

 

  庭审后,被害人的丈夫和父亲闷坐在法院大厅里。

  事发成都一“三无”诊所内,丈夫破门而入后,孕妇妻子已死在手术台上

  华西都市报(微博):两年多以前,刘明和妻子张兰(化名)在成都打工期间结婚,不久有了一个女儿。去年底张兰再孕,因为不堪生活负担又承受不了医疗费用,今年1月他们找到了一家“三无”诊所。没想到张兰手术时,出现窒息,无证医生自行抢救半小时后逃离现场,张兰身亡。

  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了5个月又4天,但每到晚上,刘明还是常常梦到妻子身亡那天的场景。简陋的手术室,大门紧锁,他搬来梯子从窗户往里望,房间里只有妻子独自躺在手术台上,不管他怎么喊也没有回应。

  6月8日,妻子在无证诊所做人流手术身亡的案子,在成都武侯法院开庭。刘明流着泪说:“那是我一生中最坏的一次决定。”

  打工夫妻

  再孕后找上黑诊所

  两年前,刘明和妻子张兰结婚,婚后他们有了一个女儿。去年底,张兰又怀孕了。对于这个三口之家而言,这并不算一个好消息。因为刘明夫妇都是在成都打工的外地人,以做皮鞋养家糊口。不管是两人的精力还是经济,都无法负担另一个孩子的费用,最终他们决定打掉这个孩子。

  “我们之前咨询过大医院,费用加起来要几千元,我们就想另找门路。”高昂的费用相当于家里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于是夫妇两人在朋友的介绍下,找到了簇桥附近的一家私人小诊所。今年1月2日,刘明带着妻子与诊所的医生吴琳见了面。吴琳的要价只有600元,刘明夫妇决定两天后去做人流手术。

  “我们都没注意到这其实是个三无诊所。”刘明说,他们夫妇两人都没有特别注意吴琳的行医资格。而其实,吴琳既没有医师资格证,也没有执业证,她开的诊所更没有医疗机构职业执业许可证。

  “歪”医生

  手术台上丢下病人

  手术当天午后,刘明和妻子,还有一个朋友到达诊所准备手术。手术的地方是诊所背后的一个屋子,中间要经过一条小巷子。

  下午3点左右,张兰躺上了那间小屋的手术台。没过多久,吴琳突然从巷子里走了出来。刘明赶忙问:“手术完了吗?”吴琳在诊所的桌子上倒了一杯水说,还要等一会儿,就又回去了。

  又等一个多小时,刘明和朋友始终没有听到张兰的消息。于是,他们就去敲手术室的门。“门被锁了,吴琳没有在里面。”

  刘明随后搬来梯子,从窗户往屋里看,只有妻子一个人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吴琳已不见踪影。他和朋友赶忙把锁撬开,冲了进去。此时,张兰脸色发紫,嘴角还有口沫,已经停止了呼吸。

  当晚10点钟,吴琳向警方投案。后经法医鉴定,张兰是在全身麻醉诱导期,胃里的食物返流导致吸入性窒息身亡。

  非法行医

  称以为自己有经验

  6月8日上午,成都武侯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法庭上,检方控告吴琳无行医资格,非法进行节育手术。吴琳对于自己的犯罪事实,并无异议。在她的供述中谈到了事发当天的情况。

  在对张兰实施麻醉后,吴琳很快就发现,张兰出现了窒息的情况。但她没有打急救电话,而是自行施救,可是抢救半个小时,张兰却停止了呼吸。吴琳想到自己没有行医资格,又医死了人,便匆匆逃离了诊所。

  吴琳曾在南充(微博)一个县城的医院做过医务工作,她清楚自己没有行医资格。但她说之所以敢开诊所做手术,是因为她通过了一些母婴保健技术的考核,而且也曾参与进行过人流手术,“以为自己有经验”。吴琳说,她开诊所也是生活所迫,老伴身患多种疾病,需要赚钱照顾。事情发生后,吴琳一家曾向刘明一家赔偿过3万元钱,但并未能取得谅解。

  当日庭审,因相关证据还需要进一步核实,法官并未当庭宣判。

  当事人家庭

  图便宜进黑诊所“是一生最坏的决定”

  开庭当天,刘明和岳父很早就来到了法院。但是庭审开始前几分钟,岳父就悄悄起身,抹着眼泪走到了外面,直到庭审结束时才走了回来。

  刘明的妹妹说,嫂子去世后,哥哥还要赚钱养家。刘明的岳父岳母,也不得不赶到成都,帮忙照顾外孙女文文。但张兰去世时,文文已经一岁多了,时常会问:“妈妈去哪里了?”老人只好回答:“妈妈出去打工了。”几天前,一家人吃饭的时候,文文突然大声喊了一声:“妈妈”,在座的每个大人都在默默流泪。

  刘明坐在岳父身边,和律师商量着民事诉讼的事情。刘明认为,吴琳在庭审时,有避重就轻的嫌疑。律师建议他把刑事的问题放一放,看看对方民事赔偿的态度,但刘明并没有同意。

  在走出法院时,刘明哭了,眼泪一个劲往下掉:“我们当时想那个地方要便宜很多,可能对身体伤害大,她说自己年轻顶得住,我就同意了。但那是我一生中做得最坏的决定。”

  新闻链接

  “黑诊所”恶性医疗事件频发

  2011年2月,莱西一名23岁的女子到村里医务室做“清宫”手术时,因大出血死亡。检察官调查时发现当地卫生部门两工作人员在办理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时,未尽到审查义务,致使该个体诊所非法行医6年并造成治死人事件。

  2012年,4月10日晚,央视“焦点访谈”播出《红火的黑诊所》。据报道,2011年9月,23岁的李某到汝州市协和门诊终止妊娠。刚上手术台,就昏迷了,因抢救过晚,成植物人,2012年大年初一,久卧病床的李某死亡。

  据汝州市卫生局介绍,协和门诊没有卫生局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业就诊属于非法经营,也就是所谓的“黑诊所”。

  2013年5月18日,河南一位老人带着孙女到一家黑诊所接受针灸治疗发烧病症。当天下午,孩子在抽搐中断了气。目前,卫生部门已经取缔了这家黑诊所,警方也介入了此案。

  华西都市报记者 肖翔 摄影报道(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9 BZXHW.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