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滚动快讯

女中学生被带走游行续:返校上课走神 成绩下滑

【2013年05月31日 08:51:57】【来源:中国青年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女中学生被带走游行续:返校上课走神 成绩下滑

 

  袁饶站在学校门口,自从被铐带走后,她的成绩从前10名滑到了40多名

  在事发后两个月,贵州省赫章县可乐乡民警铐住未成年女孩袁饶(化名)游街的事情突然传遍了整个互联网。

  虽然官方否认“游街”之说,权威官方媒体也报道,据当时围观群众称,该女孩被戴上手铐,但没有发生游街的情况,然而数名目击者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当天民警确实拉着被手铐铐住的袁饶走了一个来回。

  这一事件发生之后,袁饶的成绩,从班里的前10名掉到了40多名。

  袁饶的父亲饶富贵说,此前接受某媒体采访时旁边有警察跟着,并且提前被打过招呼,因而回应时有所保留,甚至没有直接承认“游街”说。

  收紧的街道整治

  2013年,新的农贸市场建成,乡政府希望将商户迁移,因而在每个赶集日都会出动人手进行整治。袁饶被铐事件,就发生在这样一个赶集日。

  事件确切的发生时间是2013年3月30日。实际上,更为袁饶的家人所熟知的表述应该为,农历二月十九。

  在赫章县可乐乡,每逢农历尾数为三、六、九的日子都是赶集日。这一天,可乐乡周边地区约3万人到可乐乡赶集。

  然而天公不作美,这天早上,袁饶的二嫂陈红梅刚刚把干货摆到门口,大雨就不期而至。“雨很大,在外面站不住,立刻就淋透了。”陈红梅回忆道。

  陈红梅家门面房东边隔壁,是袁饶家的门面房,再往下走不远,则是袁饶五婶陈子菊卖衣服的店铺“七波辉”,三家人的店铺都坐落在威宁街南侧。

  威宁街是当地因赶集而自然发展起来的一条街,主要经营农贸商品,算是可乐乡的经济中心。威宁街东西走向,西高东低,通常当地人把朝西走叫往上,朝东走叫往下。

  大雨下起来后,陈子菊到陈红梅家帮忙撑伞,以防东西被打湿。这时,“赶街队”出现了。

  “赶街队”是当地民间的叫法,它正式名称是“城管综合执法工作队”。此前,由于威宁街的街道过窄,每逢赶集就拥挤不堪。2012年4月的一个赶集日,赫章县县委领导从可乐乡路过,看到这一幕后找到可乐乡有关负责人了解情况。此后,市县整治办将可乐乡列为重点督查乡镇之一。

  2013年,可乐乡新农贸市场建成,乡政府就开始对威宁街上的商户进行严查,不准在门外摆摊。每逢赶集日,“赶街队”就会出现。

  “他们就不让我撑伞,说违规,我就问他们说,下这么大雨难道你们不打伞吗?他们就没有说话了。”陈子菊说。

  陈子菊向记者回忆,接下来,双方就撑伞一事开始争吵乃至对骂,最先骂人的是一同来执法的副乡长王梅。之后双方开始抢伞,最终以伞被弄破结束了这场争执。

  但在此前可乐乡发给媒体的上报材料上,所述情况却大不相同。官方材料称,当执法队行至饶富贵家门口时,袁饶的二嫂就破口大骂。而金奇乡长要求工作人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因为两位女副乡长王梅、赵薇实在听不下去,才被金奇乡长先安排上车回政府。

  至此,袁饶尚未卷入争执,然而执法车离开时,袁饶泼出了一盆洗手水,这盆水改变了一切。

  泼水与耳光

  因为清明节放假,在家里排行老四、同时也是学习成绩最好的袁饶3月30日从80公里外的学校回到家里帮忙。

  袁饶向记者回忆,她此前并没有参与抢伞,只是在一旁劝了两句,便回到自己家临街的脸盆前洗手,当执法人员的车离开时,她刚好将水泼出去。这是他们家临街洗手一贯的做法,而且水也只泼到了执法车的右后轮,没有人被淋湿。

  但按照可乐乡上报材料的说法,袁饶是故意端起水向车泼去,由于车窗未关,副乡长王梅被整个淋湿,于是气愤地下车理论。

  店主王关芬正好看到了泼水的一幕,她告诉记者,她看到水只泼到了车后轮,没有人被淋湿,车一开始还往下开了一段,想要走的样子,这时候有人买东西,她就又回到自己店铺,再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王梅从车里下来,开始和袁饶争吵。

  执法车是在陆文清家店面的门口停下的。陆文清是袁饶的姑父,他家在袁饶家店面东边约20米,他看到王梅十分气愤地从车上下来,“车子开都开下去了,结果又开回来,停到我这里,那个(副)乡长就下车,说这个工作不要都行,然后撸起袖子就去找小女孩了”。

  何红(化名)是袁饶家东边隔壁服装店的老板,她是重庆人,和袁饶一家并不认识。当天,她听到外面有争吵声,走出去的时候只看到王梅已经在和袁饶对质,但她并没有看到王梅的衣服有任何被泼湿的迹象。

  何红和王关芬告诉记者,他们都看到王梅拉起袖子,指着袁饶骂她类似于“有娘生没娘养”这样的话,然后双方有拉扯,拉扯中袁饶打了王梅一耳光。

  官方材料并未提及这一细节,只是说理论过程中,袁饶打了王梅一耳光。

  “我很害怕,我当时很害怕。”袁饶说,“她撸起袖子骂我,话很脏,我看她的袖子都是干的,我是不小心把水冲到车上的。”

  袁饶说自己是害怕被拉住,挣扎中打到了王梅。

  之后,双方又起争执。官方材料称,王梅被人扯住头发往地上撞,并被乱踢乱打,最终双手被抓破流血不止,颈部、腿部等多处软组织受伤。

  陈子菊向记者承认,在拉扯王梅的过程中,她确实看到袁饶的指甲在王梅的手上划出了血印,但并没有其他行为。袁饶则说自己已经记不清细节,只记得当时被王梅抓住手腕,很害怕,一直反抗。

  最终,王梅将袁饶带到了执法车上。这时执法车又向东开了约20米,停在了特步专卖店的门前。

  专卖店老板陈怀辉看到外面围了很多人,她挤不进去,看到袁饶被关在车上,也不说话,只是不断地哭,“可能被吓坏了”。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9 BZXHW.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