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巴网群 巴中 | 广元 | 德阳 | 广安 | 绵阳 | 汉中 | 安康 | 宝鸡 | 天水 | 商洛 | 固原 | 十堰 | 陇南 | 白银 | 恩施 | 襄阳 | 凉山 | 西峡 | 南阳 | 陇西 | 三门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滚动快讯

一个邮筒两周时间 只有信1封垃圾若干 现在,你还在写信吗

【2013年05月27日 09:36:48】【来源:成都商报】【字体: 】【颜色: 绿 】【我说两句()

 核心提示

  七成市民3年不写信了

  记者就“是否还坚持写信”,随机问卷调查50位市民。

  结果显示,50位市民中,至今仍经常写信的仅有1人,偶尔写信的有6人。其中,超过7成市民承认,他们至少已有3年没有写过信或者收过信。

  如果回到十年前,写信的比例则大大增加。调查显示,有39人都表示自己曾与人书信交流,而家中大多也珍藏着以往的信件。

  当50位市民被问及“如果有一天书信完全消失后的感受”时,有42人都最终选择了“十分痛心,建议保留”。

  亲爱的读者:

  见信好!

  你还记得那些趴在桌上,给远方亲人朋友写信的日子吗?字斟句酌,恨不得把心掏出来写在纸上。

  你还记得收到远方朋友、家人来信时的激动吗?把信纸捧在手心,一遍遍阅读,研磨字里行间的酸甜苦辣。

  我已经好久没写信了,甚至差点儿忘了信的格式。如今,电话、电邮、短信、微信让我们有了更快更多的沟通,大多数人已经逐渐远离了写信、收信的年代。只是,那些曾经在纸上传递的思念、温暖,至今仍让我们始终难以忘怀。

  如今,还有谁依然在坚持写信?连续几天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了市内的多家邮局,试图寻找这些写信人的身影……

  谁在写信

  四千信件仅5封书信 其中4封是同一人写的

  5月20日下午,水碾河路口,邮递员刘文高再次打开了邮筒,准备开始一天中的第二次取信。听闻记者欲寻找写信人,这名从事投递工作已有40年的老邮递员,在第一时间推荐了街边邮筒。

  “如今写信的人越来越少,家书已经很少看到了。”刘文高介绍,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在邮筒中发现。但遗憾的是,在打开的邮筒中没有一封信件,只有不少被人塞进去的垃圾和传单。摇了摇头,刘文高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最近一次他在邮筒中发现书信,大概还是在一周前。“好不容易发现了,绝对是当成宝贝一样,要亲自交到收信人的手中。”而同样的场景如果放到十年以前,则几乎很难出现。那时,刘文高每天至少能从邮筒中收到两百封以上的书信。“遇上逢年过节,书信太多,邮筒经常都会挤爆。”昨日,离刘文高在该邮筒开出上一封信已经有2周时间。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依然没有从邮筒再开出一封信来。

  省邮政公司提供了一组数据:2003年全省邮政函件收入为15692万元,而2012年该数据已经提高到38930万元。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近十年来,全省的函件投递业务量出现了大幅增长。但其中的主要原因是,商业信函、银行账单和包裹快递正在成为生力军,传统的书信业务却相对弱。“可能有90%以上都是银行账单类商函。”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称。而另一位极为资深的业内人士称,虽然信件的分类很难统计,但凭借他的经验,至少85%以上的都是银行账单类商函。

  对此,猛追湾邮政投递支局的负责人张和予以了证实。他介绍,目前在邮递员每天负责投递的业务中,商业信函、银行账单确实已经占了大头,而书信已经很难见到。

  采访中,记者曾试图对目前成都市内每天收发的私人信件数量进行统计。但由于这些私人信件较为分散,加之邮政部门也并未单独对其进行官方统计,所以具体数据实难获取。最终,记者只好以成华区猛追湾邮政投递支局为例,对该局内3个工作日下午需要投递的平信,人工进行了分拣和统计。

  据介绍,猛追湾邮局的辖区为双林路片区、东风路片区、新鸿路片区、石油路片区,覆盖14.5万市民。

  5月20日下午,猛追湾邮政投递支局共投递3000多封平信,其中私人信件仅有4封;5月22日下午,猛追湾邮政投递支局共投递1000多封信件,私人信件仅有1封;5月23日下午,猛追湾邮政投递支局共投递400多封信件,但其中未能发现私人信件。

  另外,在5月22日下午,记者对该局投递的平信也做了大致分类统计。其中,除了那唯一一封书信以外,银行账单有812封,公司和单位寄出的商业信函94封,其余的则是保险公司寄出的信件。

  写的啥信

  半个月 记者在市区内找到7个写信人

  通过半月的多方努力,成都商报记者在成都市区里找到7位还在写信的人,其中有3位是偶尔为之,另外4人是坚持在写。这4人中,年龄最小的17岁,为了倾诉成长的烦恼,而通过网络贴吧找到书信倾诉者;年龄最大的93岁,这位老战士坚持写信75年,耳朵已经不好使的他仍保持一月一封信的频率,与曾经的战友们分享当年的故事;还有一位是大学生,10年来与笔友互诉衷肠;还有一个家庭,与狱中的亲人写信鼓励。

  一种习惯

  老战士坚持写信75年

  一种时尚

  高二女生通过贴吧征集笔友

  一种坚持

  四年大学写了98封信

  一种无奈

  入狱后,书信成了与家人的沟通方式

  身处抗战前线

  他写家书报平安

  这一写,就是75年

  5月23日,阴,武侯区某老干处家属区底楼,开灯的卧室里,93岁的江爷爷再次提起笔杆,又给战友的家属写信。

  1938年,18岁的“小江”奉命撤退前,他用日军散发传单的背面,给一个战友的父母写了封信,那是他人生的第一封信。而在随后75年里,他写信的习惯从未间断。江爷爷是山西人,已在成都生活多年。他现在的生活很惬意,散步、聊天,和一群退休干部打麻将。当然,还时不时写封信。

  76年前,17岁的“小江”还是个学徒。一天,一个名叫王和庭的军医孤身从抗战前线归来,饥肠辘辘时,“小江”为他提供了饭菜。饭后,“小江”提出跟王和庭去抗日,王没有带他走。没多久,日军飞机轰炸了“小江”的住处。他走到平陆县中条山时,竟又遇到王和庭。带着王写的介绍信,“小江”加入了山西省平陆县抗日自卫队。

  江爷爷说,在平陆县抗日自卫队中,有一个班里都是女兵,这些女兵本来是学生,16岁的张英翠就是其中一个。1938年,日军大举进攻平陆县,抗日自卫队接到命令要撤退到山中。撤退前,张英翠的父母邀请“小江”到家吃饭,“虽然嘴上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全力支持女儿抗日,但张英翠毕竟才16岁,做父母的肯定不放心。”江爷爷说,饭后,张英翠父母交代他们打仗时要彼此照应。出发前,“小江”给张英翠父母写了封信,这也是他人生第一封信。“那封信很简单,大概是劝她父母不要担心,我们能照顾自己。”江爷爷介绍,当时他的信纸是日军空投下来的宣传单,信的内容就写在宣传单背面,“那时候没用信封,没用邮票,信是托老乡带过去的。”

  前几天,在家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93岁的江爷爷精神矍铄,他甚至能够清楚记得70多年前战友的名字。

  就在记者拜访当天,江爷爷刚刚给老战友的妻子寄过信。老战友以前是他的上司,现在已经去世,他的妻子想为老伴出一本书,就托江爷爷写些回忆录。

  江爷爷老伴王奶奶说:“10年前他80多岁的时候,一个月还能写10封左右的信。”最近几年,江爷爷年龄大了,写信也少了,大概一个月写一封。

  网络发帖找笔友

  不见面不留QQ不打电话

  高二女生,写信9个月

  “爱篮球爱斯诺克……我是高二的文科生,长着一颗理科的心……寻找一个笔友,寻找一份心情。”这是网上“写信吧”内最常见的一个交友帖,很多年轻人通过这种方式发出呼唤,寻找着能相互写信的对象。

  读高二的成都女孩秦苑就是其中一个,通过在网上发帖子,她找到了5个固定笔友。写信现在已经成为秦苑生活的一部分,而就在9个月前,她第一次寄信时甚至不敢进邮局大门。

  秦苑第一次写信,是寄给小学时在补习班认识的一个朋友,“去年她看到我空间里发的自己画的画,很喜欢,就让我给她寄画。”寄画的同时,秦苑顺带给这位朋友写了信。在此之前,她从没写过信。一个人来到邮局,秦苑非常紧张,在门口徘徊了半天不敢进去。

  硬着头皮走进邮局后,秦苑更加紧张,她和邮局工作人员对视了很长时间。“小妹妹,你办什么业务?”工作人员打破了僵局,“寄信”,说完这两个字后,秦苑再次沉默,因为她不知道要买多少钱的邮票,邮票贴到哪个位置。

  工作人员帮秦苑贴完邮票后,又提醒她填上寄信人地址。“当时太尴尬了,我根本不知道还要写自己的地址。”

  秦苑随后的笔友,全是来自网络。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网上发现“写信吧”。于是她就发帖子,寻找相同爱好的笔友。目前,秦苑固定的笔友有5个。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秦苑刚刚收到来自河南商丘笔友的来信。秦苑说,她每个月大概能收到四五封笔友的来信。保持联系的笔友,成为秦苑的知心朋友,也是她主要的倾诉对象。秦苑说,生活中的烦恼,她不会告诉身边的亲友,但是会写给笔友。秦苑对未曾谋面的笔友十分信任。

  秦苑说,她从来没有和笔友见过面,彼此甚至连照片都没有发过。“我们从来没有留电话号码或者QQ号码,以后也不打算留。”秦苑说,笔友就是笔友,如果打电话或者网上聊天就没意思了。“写信的那种感觉是代替不了的,我以后要出去旅游,每到一个地方都要给所有笔友寄明信片。”

  交流学习、谈论军事

  谈生活和毕业后的打算

  笔友变兄弟,通信已10年

  成都体育学院的大四学生小魏坚持写信12年。小学五年级时,因老师组织的笔友活动,小魏写信给100多公里外的“热血洒疆场”,这一写就是10年。他们也从陌生人,变为兄弟。

  小魏第一次写信是“被动的”,小学五年级时,家住甘肃的小魏应语文老师要求,给3个未曾谋面的笔友写信。让他兴奋的是,没过多久,他收到3封回信。第一个给他回信的是“热血洒疆场”,此后他们坚持通信10年。“热血洒疆场的学校离我们学校100多公里,那时候我们都是班长,都喜欢写作文,第一次收到回信兴奋了好几天。”

  小魏和热血洒疆场交流的范围非常广泛,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漫天谈理想,高中时交流学习、谈论军事,大学时谈生活、商量毕业后的打算。“2003年的时候,他给我发了罗伯特·卡帕这么一条名言‘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我太喜欢这句话了,当时回味了几十遍,现在我的QQ签名还是这句话。”小魏说,虽然高三以前没见过面,但他把“热血洒疆场”当做自己最好的兄弟。

  相识十多年,小魏和“热血洒疆场”只见过一面,“高考后,我们相约在县城见面,一起吃了顿饭,打了会儿篮球,然后就各回各家,感觉当面说话没有通信‘谈得来’。”

  进入大学,虽然有电话和电脑,但小魏和“热血洒疆场”继续保持着书信往来。“打电话没有写起信来有感觉。”大三开始,由于读军校的“热血洒疆场”太忙,两人逐渐失去书信联系。

  小魏说,自己写信最疯狂的时候是高中,那时候他所在的学校不准学生用手机,他就写信和朋友交流。“高三毕业时,我行李中有满满一大箱信件,高三升学压力大时,有一段时间平均每天写3封信。”上大学后,空余时间多了,写信却少了。“大一时,我买了100个信封,现在还剩下2个。”大学期间,小魏宿舍6个人,只有他1人写信。“打开信后,我会先数一下有几页,默算有好多字,然后再细细品读,有的信甚至会读十多遍。”

  “我在外打工,一切都好”

  寄家书,让姐姐读给母亲听

  多年前入狱,有了这个习惯

  5月20日下午,猛追湾邮政投递支局共投递3000多封平信,其中私人信件仅有4封。这4封信的寄出地都是青海省的某监狱。其中有两封信的收信人都是一个人,另外两封都是托此人转交。

  4封信的收信人为张丽(化名),成都商报记者找到她家的时候,张丽不在,她80多岁的母亲告诉记者,写信的人是她儿子,收信的人是她女儿。

  “儿子在很远的地方打工,好多年没看到他了……我不识字,儿子一般把信写给女儿,女儿再讲给我听。”说着,婆婆的眼睛湿润了。看来,她并不知道儿子其实在坐牢。从青海省某监狱发出来的4封信,就放在客厅桌子上,但婆婆却不识字。

  两天后第二次拜访,成都商报记者找到了张丽。她说,自从多年前弟弟进监狱后,书信便是他和家人沟通的主要方式。弟弟每次把信寄给她,然后由张丽把信转给其他亲人。对于其他情况,她并不愿意多说。

【责任编辑:小泥巴】
页面功能:【打印】【关闭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或“稿件来源:巴中讯综合”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巴中讯”的文/图等稿件均为本网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巴中讯”,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来函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2006-2019 BZXHW.COM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设计制作:巴中讯网络信息中心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 川公网安备 51190202000070号